Past | 展覽回顧
 
The Underglaze Red Porcelain
WANG Hsin-Tu Solo Exhibition

王新篤第24回釉堿麛▽僮荇i

釉裡紅與金的對話

 
Date | 展期 2015. 1. 10 - 2 . 17
 
Opening | 酒會 2015. 1. 10 at 15:00
 
About WANG Shin-Tu | 關於藝術家
 

  第二十四次釉堿鶩荇i對我的生命意義是什麼?代表著一個人生命的流逝,或是代表著一個人生命的成長,或是代表著一個人生命的失敗?我想這些成份或多或少都已加入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份吧,翻開歷史有關於陶瓷史上的記載,在釉堿鶞熙‘驉A鮮少是有一個完美的結局,我從四十年前就踏入了燒造和研究釉堿鶞獄滶魽A就註定了會有一個不是完美的結局,這是詛咒還是祝福,就像是法老王的詛咒一般,發現了這個祕密的人,永無安寧的一日,釉堿鶨畛蘌礙滲絞K,就這樣我用生命的力量一章章一節節的扒開來,四十年後的我真的征服了釉堿黧隉H答案是沒有,那一抹神秘的紅並不因為科學的進步或是知識的增加而變得更容易,陶瓷燒造技術的進步的確對許多燒造者來說,是更為方便,而使品質提高,知識的進步造就了許多人造彩合成的成功,使得瓷器或陶器增加了許多色彩燒造的範圍,但唯獨釉堿鶪斯M無法用人造彩去替代,縱使市面上出現了許多紅的替代品,但那是無法稱作真正的釉堿鶠A那就是在元、明、清官窯斷代以後很難再去燒造挖掘出釉堿鶠A縱使在元、明、清三代真正能燒出鮮豔的紅也非常的少,在歷史的記載或談論釉堿鶞疑囓H燒造是非常普遍的,但其中有一項記載卻是往往被人們所忽略的,那就是因為年年的戰亂,饑荒以致於無心燒造,其中更指出兵荒馬亂、生活難困、氣候變遷,導致於收成減少,人民因此鬧出革命,那麼這跟釉堿鶞漸7リS有什麼關係呢?我想我現在提出的這個問題並非所有的藝評家,或是自認為釉藥專家可以明白答覆的,因為氣候的變遷引起了大氣層的不穩定,因而改變了氣候生產等等的因素,大部份人類對氣候的研究都著重在影響人類生活的方面,也絕對不會去研究對藝術方面的影響,實質上它在藝術這方面的確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必須靠著火燒造釉堿鶞熙o方面,這就是為什麼在這一兩年之內,我燒造釉堿鶞漲言\率大大的降低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成功率是我這幾年燒造時面臨到最大的問題,也許釉堿鶪]正在踏入元、明、清的腳步慢慢的再度消失了。

  歷史上留下釉堿鶞漸騧ぇD常的少,能夠看到真正的紅也非常的少,這是大家所公認的,而大家在以往所看見留下來的釉堿鶪]只有紅、藍的兩個顏色,有部份在清代被飾以釉上的綠色,我真正要說的是歷史上並未發覺過釉堿麚Q飾以金色,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現象,我們可以從出土的古文物當中發現古代銅器、玉器、石器乃至於錦織、木器、建築,無一不是飾以金,當然有很多瓷器被飾以金彩,尤其是當中的器物,可見我們是一個多麼愛金的民族,但卻獨缺釉堿鶠A飾以金彩,以當時清代的技術器物種種要飾以金彩並不困難,但要一件歷經千辛萬苦燒造出來的釉堿儹棜n進窯再燒一次,我想沒有一個窯匠有這樣的勇氣吧!以下是我將釉堿鶗[金重新進窯再燒一次的困難度敘述如下:釉堿鶞瑪N造是在高溫攝氏超過一千二百度還原狀態燒製而成,當時在元、明、清時因為燒製的技術進步過度提高,所以才有釉堿鶞熔ㄔ矷A理論是如此,但燒造上並不只一昧的提高溫度而已,千百種狀況都只有增加釉堿鶞漸2恁A其中空氣在窯堜狾的比例是非常重要,而當你在釉下彩完成燒造釉堿鶠A你還必須再經過一道低溫金彩的塗飾,此時;必須將低溫的金再度彩繪於釉堿鶩F胎之上,將釉堿黧i窯燒造至攝氏八百度,其實氧化銅此時在窯中已再度復活,此時金確實已著在釉堿鶪坐W,但釉堿鶡A度復活極易受到金的影響而飄散變黑,改變了原有釉堿鶪w呈現的面貌。我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釉堿鶡b窯中甚至於干擾到旁邊白色的胚體,而讓白色胚體呈現出淡粉紅色,所以釉堿鶡A度進窯燒的時候,有可能讓一件成功的作品剎那之間化為烏有。常常有人問我,你在釉堿鶪W面加金是不是要掩飾你釉堿鶞滲吤╮A其實釉堿鶗豪荋N是缺點滿多的釉藥,如果你要燒到它本身不融瀉又要圖案清晰那是不可能的事,每種釉藥都有其獨特性,而氧化銅在融溶時才會變紅,不融溶時幾乎都呈氧化銅原色黑色,這就是為什麼在元、明、清很多釉堿鶚e現黑色而圖案非常清晰,所以更簡單的例子,縱使在唐代三彩馬身上的綠色它也是呈現出一種融溶的顏色,只不過它是氧化燒,所以釉堿鶗戎豪郎p果燒造不成功的話,你加再多的金也不會變紅,縱使釉堿鶡陬萓言\的紅,再加金的話也有可能變黑,這種釉藥的關聯性真不是三言兩語所能道盡,之所以今天仍願冒著這個險只不過是想為釉堿鶦d下了一些歷史的見證,將彩繪史上做一個新的詮釋,別人都可以做的我想我不會去做,別人不能做的我想那才輪的到我,「釉堿鼮V下多彩琺華彩加金彩」,這是中國瓷器繪畫史上的獨創,這也是給自己第二十四次個展的一個詮釋,因為這已經是太難太難了。

  我真的不知道第二十五次個展會在什麼時後舉行?因為所有對釉堿劗囓H燒造不利的原因都已經一一呈現了,元、明、清逃不過的命運我也逃不過,我只能說珍惜我們所看到的這一抹紅,那是紅過千辛萬苦所保留下來的,也許它將告別這個歷史,告別這個時代。八百年前沒人可以創造的「琺華釉堿鼮V下多彩金彩」這個名詞,我相信八百年後也很難有,任何事情都有定數,該來的時候該走的時候並無常規,我們所擁有的只是稍縱即逝的生命,然而釉堿鶣o有長長的歷史而不滅,這就是我從事釉堿鶗|十年的意義。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