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 | 展覽回顧
 
Chinese elements
Huang Gang, Shi Jianmin, Miao Xiaochu, Lv Shun, Zou Cao, Chen Hongzhi, Zhou Yan, Zhang Tingqun

中國元素
黃鋼、師建民、繆曉春、呂順、鄒操、陳鴻志、周燕、張庭群

Date | 展期 2010. 6. 1 - 6. 30

  當代藝術是社會走向現代化進程中產生和興起的一種藝術樣式,所以它有著鮮明的當代性,它同時是多面向、多元化的,舉凡平面繪畫、複合媒材、立體雕塑以及影音錄像皆是藝術家創作時發言的工具。而藝術作品做為藝術家思想的載體,表達了個人對社會、對文化的反映,透過多樣的視覺語言,呈現出中國當代藝術在不同領域內的拓展成果,也反映了中國社會加速現代化、社會轉型和社會矛盾變化,以及人們審美情趣趨向多樣的現實。中國當代藝術已開始注意體現表達中國藝術審美價值觀和中國文化個性的當代性。「主體性的表達」,已成為不少藝術家有意識的追求,他們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能成為過去三十年來社會、政治、文化發展的表徵,希冀從一個側面凸顯特定時期的時代特徵、社會思潮、價值觀念、文化取向和審美追求。
  本次展覽集合起中國當代具有旺盛創造活力的藝術家,會以他們立足當代中國社會生活的個人獨特體驗為基礎,以其勃發的生命力和自由自主的藝術創作和藝術探討,推動具有當代中國精神氣象的當代藝術走上一個新境界。

黃鋼
  在黃鋼的作品中,西藏古老的文化與現代文明得到了非常新穎與深刻的表現,在畫面宏大的氣勢與自由流暢的表現中,強烈的視覺張力與藝術家的精神氣質不動聲色地蔓延出來,不是以宗教的而是以一種藝術的方式體現出力量,激情,和生活的荒誕。藝術家把古老的思想文化與現代文明之間的差異、矛盾、衝突,用藝術的方式進行解讀與對話,使其和當代人們的生活和思想發生關係,揭示當代人所面臨的問題與困擾,站在人性的高度去表達藝術家的人文關懷。

師建民
  師建民將不袗的硬質材料通過裁割、鍛造、焊接、拋光、連接等多重工序,形成了以「椅子」為基本語言元素的意象符號,其造型語言,出現了許多奇妙趣異的形狀,如行雲、如流水、以至如歌如訴,感懷著諸多的複雜情感。師建民透過太湖石的形態和不鏽鋼的潔淨,建構了風雅飄逸的自我藝術風格,多年探索藝術的堅持完善了對生活的信念。

繆曉春
  作為中國新媒體藝術中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繆曉春從早期現實主義題材攝影,到三維作品“虛擬最後審判”(The Last Judgment in Cyberspace),H2O 系列等等,一直從社會學、藝術史的角度表現出對人文、歷史和現實的關注,最新作品“坐天觀井”也是充分利用了最新的三維電腦技術,以歷史經典繪畫做為視覺表現結構的基礎,創造出一系列奇異的當代蒙太奇形象和虛擬現實。

呂順
  呂順擅於把水影天光折射成滿幅刻畫的線條,如玻璃板破碎後留下的冰裂紋。在美麗得令人沉醉的畫面中,你會隱約感覺到說不出的恐懼,正是這樣一種心靈意象,才使得呂順的作品成為當代人精神心理的透視。呂順除了巧妙地呈現心理矛盾以外,其突出的創作構思,就是在風景描繪中著力表現那些充滿活力的動物。畫家通過這樣的描繪,提示出欲望作為生命本質對人的衝擊,也提示出精神做為存在本質對人的意義 。

鄒操
  手印這個符號是鄒操近幾年藝術創作、思考及運用的主要符號。對於這個符號它表徵了權利、體制、身份、身體、文化、歷史等多重含義和立場。鄒操近幾年藝術創作的主要工作也正是在於對手印這一符號進行破解。對於藝術家鄒操而言,藝術並沒有嚴格的界限、門類的區分,所謂藝術的分科、門類只是傳達個人資訊和觀念的一種方式或手段,鄒操是一個觀念先行的藝術家,因此並不拘泥於一種固定表達形式的人,在此,繪畫是他表達個人思維或觀念的一種方式或手段,它們並沒有固定不變或喜好之分,只要這種手段能更好的表達觀念他便選擇它。

陳鴻志
  陳鴻志是如今中國屈指可數的幾位優秀的「空間繪畫」視覺藝術家之一,他的空間視覺效應在他的丙烯顏料的性情揮灑中與壓克力透明板的張力銜接,讓所有不可能具備的空間情感再次以濃烈的當代繪畫情緒顯現出來。這種空間繪畫的精神自由趨向與空間意義的組合,以及色彩叢林的言語動作把能?涵括和延伸的詞義無限擴展;叢林縫隙中那些茫然無助的個體焦慮,以及某種莫名的肢體表情在自然意義中已經毫不客氣地表露了當下視覺階層的精神疲憊與反諷。

張庭群 & 周燕
  張庭群和周燕的作品,都是一種寓言的方式。把他們對都市和時尚的感覺,寓意在碗和建築,螞蟻和名牌物品之間的形成的“符號關係”中。張庭群作品中的碗,即日常尺寸感覺,把巨大的建築──以及相關的大都市建設,變成一種擺設、盆景、玩具、動畫置景等感覺的東西。
  和張庭群整體看大都市不同,作為年輕女孩的周燕,對大都市和時尚的敏感,表現在她把眼光投射到更觸動女性的物品上。物品,尤其是名貴物品,成為主宰時尚乃至主宰世界的主角,人屈服於物品,或者人對名貴物品的追逐,就像周燕畫面中的螞蟻對於物品的關係:無論是螞蟻和物品的大小、動靜反差,還是螞蟻對物品的蜂擁而上的感覺,都把通常時尚雜誌和廣告中的名貴物品,變成一種與人有距離感的東西。所以周燕的畫,更像一個時尚的寓言。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