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 | 展覽回顧
 
Realm of sublime purity and brightness
Solo Exhibition of Yang Din


明淨之界-楊登雄個展

Date | 展期 2007. 7 .1 - 7. 30

 

繪畫的執著

  有時候,楊登雄會向在其畫作前久留的人含蓄地言及他的繪畫情形。無須提問,他總反復不斷地強調,一幅畫作的效應在於簡潔明瞭,在於極其質樸。唯有這一要求,往往很難堅持。他的系列畫作《四季》、《風景》、《撒哈拉的茶點》等,再次向我們述說他多年來對這種質樸簡約性孜孜不倦的追求,闡釋賦予他如此創作靈感的罕見力量。

  首先,這種簡約性通常體現在諾大時空中突出一棵樹木,繪畫則擁有將此濃縮或無限擴大於畫面之上的秘訣。那棵樹孤零零地長在大漠之中或人跡罕至之處,引導我們的目光,使人全神貫注地欣賞那些勾勒背景的稀疏線條,曲線或直線;線條將景色畫得朦朦朧朧,甚至把消失在顏色中的樹幹折斷。樹根從不顯露,幹枝尤其少,而樹葉處在異常的失重狀態,不讓掉落似的。

  其次,簡約顯現在橫線穿越的風景畫上;每幅圖像不同,橫線高低有異,各自持其平衡。線條將天地及其組成部分做未必有的分開,使之符合光的分割並呈現無垠的視野。河水的蜿蜒,做為長途跋涉的記憶,似迷失在畫中,但卻不停住。時而,畫面上遠遠隱約可見橫線處孤立一間小屋,或畫有一件懷念性物品,一個空鳥籠,一隻茶壺或茶碟,兩顆檸檬等。這些物體都集中再現對某一出奇事件的強烈記憶,揭示曾經有過的激動心境和印象。

  一幅畫的形象和用色,從構思到完成,皆需功夫時日。楊登雄雲遊四海,漫步各地,記得比利牛斯山、摩洛哥、撒哈拉大沙漠等一帶的地名;那堛漪景,強光與陰影鮮明對比,曾給予他以寧靜和思索之機。故而,他情不自禁地指出,即使花費多少年工夫,經過記憶神秘的勞作,這些景象也依然僅為畫作的素材。這便是繪畫的執拗性之所在。

  對畫的執著追求貴在兩方面。一則,重在善於捕捉瞬間,使之永存。就好比一個寧靜的窗口,畫面記錄那遠方無限光明的時刻和希望再尋回的空間,無須讓他人知道是如何發生的,記錄著那些我們生活中的痕跡。時間,帶標致性的畫作繼而問世,如題為《鄉村的回憶》、《摩納哥的回想》和《樂在其中》等佳作。

  另則,堅?不步時髦後塵。在諸多時髦看來,藝術不再對手法和顏色負責。而做為繪畫狂的楊登雄來說,所推出的許多大幅作品啟示我們,如今在畫布四邊之間,人們仍可憑藉顏料一千零一筆的勾勒,夢想還原光的視覺景象。他的畫作也告誡我們,每一用色,都有其精義。比如他很少用紅色,旨在更新挑戰。對此,無論誰,無論什麼都不能強迫畫家輕易放棄。

馬克•奎朋

(法國哲學家,巴黎高等 師範學校 教授,國家高等研究中心調研部主任)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