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 | 展覽回顧
 
The Suspended Legacy of Underglaze Red
Solo Exhibition of Wang Hsin-Du


王新篤第21回釉堿麛▽僮荇i

Date | 展期 2007. 1. 6 - 2. 6

 

  從事瓷藝創作已整整三十一個年頭了,第21次個展對我來說是件既艱辛又難熬的漫漫歷程,而這種歷程也絕非外人所難想像與理解的,目前在台灣整體大環境的改變是如此劇烈而快速,對一個藝術工作者來說是好是壞很難去定論,但絕大部份的藝術工作者據我所知都已進入了冬眠狀態,更何況是舉辦個展,再這樣下去台灣對於藝術發展的空間實在是有限的可以了,加上海峽對岸大陸藝術工作者大舉入侵台灣,且在國際間形成了一股大陸熱潮,對岸不斷的舉辦國際性的藝術展出,我們確找不到出口,其實創作就像培育一個小孩一樣,從出生到成長是需要時間的灌溉才能慢慢的茁壯,加上長期的經驗累積才能成長,最後更需要發揮空間的舞台,舞台垮了也就什麼都沒了,所以為什麼第21次個展對我來說是人生舞台的一大考驗,而這舞台更需要社會的掌聲鼓勵與支持。

------「紅」似乎是最近最火紅的話題,從紅衫軍的這股「紅」潮不斷的昇起,以致於牽扯到許多政治的連想,回想釉堿鶞瑣史不也就是這樣嗎? 「在亂世永遠無法燒出真正的釉堿鶠v,這也就是為什麼釉堿鶡b元、明、清屢屢失傳斷代最大原因之一,即便是帝室官窯傾盡全力依舊挽回不了它的流失,直至今日釉堿鶪ㄕ]科學和材料的進步,而有所提昇釉堿鶞瑪N成率,釉堿鶡迂悛疑鶬銎鼎僕o連甚廣,從造型的塑造開始就是層層的挑戰,瓷器不比陶來的容易塑型與燒造,而瓷的造型往往受制於它的火度,火度越高越容易變型與龜裂,而這又是瓷器最大的致命傷,而釉堿鶪S以氧化銅做著色劑,彩繪於白色瓷胎之上,再覆以一層透明釉,以還原焰高溫燒成,屬於釉下彩類,所以在彩繪時釉的厚薄度,甚至於連瓷器造型本身弧度大小都關係於作品的成功與否,之間不能有絲毫之差,否則作品的圖樣不是被燒盡,就是淌流的不成圖型,至於窯燒更是最後一道重要的關卡,窯中還原火焰的氣氛不能太濃也不能太淡,太濃釉堿鶣h呈灰黑色,太淡氧化銅無法還原而呈綠色,而空氣又是一種對流體,如何在窯內控制空氣氣氛得宜,並使釉堿鶚﹞礙漣e現出紅色,那只有靠經驗不斷的累積了,所以我一向主張認為不管你對瓷器的了解度有多少? 你都必須秉持三個原則去欣賞它,第一為造型:因為瓷器的高溫,可塑性受到限制,所以造型應以簡單大方,避免複製,而顯現出扭曲變型,產生粗糙不完整的感覺。第二為釉色:越特殊的釉越難燒造,相對的產量越少,品質越好,在古物的拍賣會上時常會以此做為一個標準。第三為彩繪:彩繪是付予一件作品的生命力,造型與彩繪的搭配必須是天衣無縫,不同的彩繪會給予造型不同的感覺。所以一件成功的作品是相當的不容易,從設計到完成最少也要經過十幾道手續,最後才完整的呈現在眼前。

------在面對第21次個展的我為這個大環境感慨良多而深感無能為力,也許只憑單一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挽回任何的頹勢,我時常在想也許一天到晚在搞政治的政治家們,還有些能力吧,可是答案卻讓人失望了,也許一些有實力的企業家們也應該可以為之吧!而他們卻忙著四處賺錢,做些錦上添花的事,所以也只能說算了吧,好好的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多做一件作品就多留一份安慰,緬懷中國過往陶瓷的黃金歲月,是任誰都留不住的,唯一能留的也許就是能見證這一時代的作品了,一方面懷著感傷的情懷,一方面只想盡到一個小小藝術工作者的責任吧!點燃生命,照亮藝術,就像每次將瓷器送進窯火一樣,等待發光發熱的一天,生命總有結束,文化總要待續,希望第 21 次個展只是另一個新的開始而不是結束。

 

 

 
 
 

雙隆躍日
H. 54 W.26.5
青花釉堿鶞鰼m釉下多彩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