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 | 展覽回顧
 
The Underglaze in Red Porcelain
by Mr. Hsin-Du Wang

王新篤惜福釉堿麛▽僖S展

Date | 展期 2006. 01 . 4 - 02. 28
 

  生肖屬龍的王新篤,投入釉裡紅藝術創作領域中長達三十年,二十歲就讀國立藝專美工科時,他便立志向失傳多年的釉裡紅挑戰。他從各方面蒐集到的資料中,得知古人燒製出的釉裡紅缺點甚多;不是因釉藥太厚而流滴,便是因釉藥太薄而飛逝,其中尚有大多數燒成褐色或黑色,沒有把釉裡紅最美的境界表現出來。

  八百年來,釉裡紅像是戴上面紗的一位神秘女子,令人高深莫測,敬而遠之。人們一直以「最難拿捏是深淺,千載難逢釉裡紅。」來安慰自己。一旦將釉裡紅燒製成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手藝,而認為是上天的照顧所致。

  三十年來,王新篤為了揭開釉裡紅神秘的面紗,他把一天當成兩天用,他終日埋首在工作室裡,經常廢寢忘食,不分晝夜。「三更燈火五更雞」、「衣帶漸寬終不悔」就是他這三十年的工作境界。

  1983年,他獲得台灣省手工業研究所全國工藝大展「釉裡紅」佳作獎。他知道自己走對了方向,釉裡紅將從他的手中再生,他對自己的研究更具信心。經過兩年的準備,在1985年,他的作品「青花釉裡紅僧帽壺」被比利時博物館收藏。這份來自國際間的肯定,是極具權威性的,所以帶給他的鼓勵也是無限的。這份榮譽讓他又驚又喜;喜的是他更能探索到釉裡紅的神秘,驚的是他要在這個世紀裡,把釉裡紅的真象揭露出來。

  從1986年至1987年,他在日本的神戶舉行了兩次個展,他的釉裡紅作品令日本人大開眼界,為之著迷。會場裡參觀的人,個個駐足回首,流連忘返。自1988年由日本返國後至今2001年,他平均每一、兩年舉辦一次個展,發表他新的研究創作成果。1988年,楊英風教授將王新篤的作品「釉裡紅三魚杯」帶去北京,展示給大陸書法家趙樸初先生欣賞,趙先生為之驚訝,以為是江西景德鎮的精品。後經北大的歷史學者認定為真正的釉裡紅,當時大陸還無法燒製成功。回來後又經過故宮副院長譚旦冏的肯定和讚許,王新篤用「倒吃甘蔗,漸入佳境。」來慰勉自己。

  他鍥而不捨工作了三十年,如今雖略有成就;他不但掌握了釉裡紅的特性,還突破了古人燒製的技術。同時,他逐漸加上綠彩、黃彩、金彩等釉色,再配合「法花」的凸顯效果,讓他作品創作的領域更寬廣,內容更豐富,意境更優雅和高遠。多種色彩的組合及法花的構成,是非常艱難的技術;非但在古物中看不到,就連當代的陶藝家也無法成功地燒出真正的釉裡紅。

  他為了作為釉裡紅的繼承者,不但終日與泥土、釉藥、窯爐等為伍,而且也視它們為好友,視作品為自己的至愛。因為一件作品的孕育要花他大量的心血。他為了有健康的身體和強壯的臂力去製作作品,他不吸菸、不飲酒、不過夜生活,每日生活作息極有規律,每週還得抽空去健身房鍛鍊身體,為的是要把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好有精神和體力去挑戰明日的難度。他常說既然是上天選定了他,他也選擇了釉裡紅,他要釉裡紅在他手中繼往開來,進而發揚光大,把釉裡紅的神秘之美展現在大眾眼前。他是一位有使命感和責任心的藝術家,因為他的努力,我們才能在一個空間裡看見數十件的人間絕色和瑰寶。

  新篤君將於二OO三年元月四日,在現代畫廊展出「祈福」系列作品。「祈福」的緣起是他長期生活在脫序的社會中,有感於安定和祥和逐漸落空。藝術工作者的環境一日不如一日,身為一位藝術工作者的他,感慨良多而又無力挽回任何頹勢,只能用「祈福」的心情,將互相共勉的話語轉換成作品的創作。
  這次展出的作品頗具特色,他大量使用了紅、藍、金三原色,這是中國五千年來都沒有一件的釉裡紅作品,它搭配了藍色及金色一併燒製而成。他的創作是傳承加以變化,不是抄襲和固步自封。

 
 
 
鍍銅的金枝 200x240cm 複合媒材.麻布 2001
喬凡尼的花園 108x128cm 複合媒材 麻布 1996
   
   
   
聯絡我們